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虚构

写出真实的句子

 
 
 

日志

 
 
关于我

80后生人,媒体人。

网易考拉推荐
 
 

在储时健的哀牢山下面(寻储最后篇)  

2005-11-17 00: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邱健康是不见客的。这是见到我之后红河总经理给我的第一句话,你是这四年来第一个能采访邱厂长的人。邱健康作为储时健的大弟子,被当地政府好说歹说从储的身边挖走了他。而现在的邱健康俨然接班储成了新一代的烟草大王。
  要见邱厂长之前,红河还特意请我去参观邱厂长设计的市区。确实是可以说是他设计的。红塔所在的玉溪市区,一半以上其实就是红塔集团的宿舍和工业区。而弥勒市区甚至三分之二都是红河的。说他设计的,还有个原因,以前弥勒是没有水的,邱健康就叫人在市中心挖了个大湖。挖了个大湖也感觉很不像海,邱就干脆造了大片大片的人造沙滩,还在水中搞仿真的岛屿。现在去看,真像个天然的大湖。湖旁边是一个层层流淌下来的温泉,温泉是本来有的,但是以前住着人,邱把这里搬迁好,设计了个非常漂亮的度假温泉区。这些让我赞叹的东西,大到整个构图小到一块砖头,都是邱亲自挑的。其实到后来的邱,已经把厂子完全放给新一代的人,他就热中去实现小时候的梦想。
  这就是烟草给他的权力,像玩大的过家家一样。他能给这片地区的人们,按照他童年的想象造一个他认为的天堂。事实上当我在红河宾馆大厅里见到邱健康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他这个人,权力没有带给他骄纵,而是放松,像个小孩子一样,他很认真地给我讲述他和储老刚开始的困难,讲他小时候贫穷的家乡,讲他的梦想以及他现在按照他小时候梦想正在做的事情——建设,设计整个区域。
  我欣赏他还一点,我采访他的时候,中间有三次电话进来,是省市领导说服他接受全国劳动模范的称号,他还是拒绝了。我不是欣赏他这种做法,而是从这件事情我觉得他是比储时健更明白、看透很多事情的人。储有太多在乎,有越来越多的需求,而邱学习比较多的淡定。有在乎的东西就要卷入争夺和捍卫中,也难免失去和失败。其实邱之所以开始“玩”,有个背景,三年前邱的权力大了,省市领导试图在做一些动作牵制他,他明白之后,就干脆说要辞掉厂长,后来没有让他辞,但是他已经让自己全部都不管投入享受。根据红河的人告诉我的,邱有五分四的时间全都在工地上,他玩得那么开心,可见是真诚地喜欢。这很不容易,事实上当时被省领导从储身边挖走的还有二弟子三弟子,先后当过各地卷烟厂的厂长,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但除了邱全都因为种种贪恋而落马,自杀的自杀,入监狱的入监狱,就邱健康还这样开朗享受地在这营造他的梦,所以我欣赏他,他这种活法其实很奢侈。
  我要离开的时候,邱厂长知道我还要去找储,交代了句帮我问好,说我想他,叫他有空下山,看看我造的这些,多好看的东西啊。我当时听了甚至觉得有点稚气的感觉。呵呵。可惜后来因为时间太仓促,而储的故事又太强大——里面有权力、阴谋、斗争,所以我的报道大量都被储的故事占据了,这可能也因为通宵写稿时间太着急了,我很自责。我应该把他写出来的,他的故事很好。而且他的故事可以和老储形成一种对比。
  邱厂长叫人把我送到了哀牢山下,结果刚到山下的时候,云南竟然难得地下起了雪,红河的司机师傅告诉我,云南一两年才会下一次雪,而且就半天。我撞上了。因为雪,经过弥勒以及旁边著名的石林美得让我惊呼,因为云南的土地是神奇的绛红色,配着雪分外漂亮。
  我还是叫了原来那个司机,他说他担心雪会不会路滑,不过还是上去一趟,毕竟很想见见储。从红河过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要到下午了,所以上山又是5点左右了。见到储时左,他说老储回来了,但是病情很危险,不能见客。我提出我就看一眼,不采访,他终于答应。他领我去了,但所谓见一面也就是隔着一段距离,看还在输液的老储。
  送我出来的时候,储时左说,某某市领导找完老储,他就突然心脏病发作。可能是着急什么事情。我不好猜测。走到阳台那边,他动情地说,从牢狱出来的时候,老储就一直很难得出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到阳台上看看。“有一次他和我说,柑橘成熟的时候,黄澄澄地覆着整座山,感觉一座山就像片上好的大烟叶,漂亮得很。”然后储时左很感慨地说,你说活着是为了什么,好多东西得到之后也没有得到一样。我不知道他怎么这么感慨,但是一个经历过岁月的老人这样对我讲话,真的让我心情难受得不行。
  写稿完扛着他送的两箱柑橘搭飞机回了北京,到了编辑部,我叫喝着,这可是储时健他们家种的。我们单位的谢衡和谢九经济二谢,边吃柑橘边兴奋地要我讲述采访的故事,我说别着急回头写给你看,这不,我不就写了。呵呵。这是寻储的最后文章,我觉得这是对我很重要的采访,所以就罗嗦了些。我突然明白权力的虚妄和人生的某些方式——这样讲确实太扯了,但是我真的感谢这次采访。我很希望能再见到邱健康厂长,可惜因为后来报道少了,红河的总经理对我生气了,呵呵,如果他有看我的博,我在这里说声抱歉了,如果有人能转告,也可以帮我转告转告。对邱,我很欣赏并且嫉妒。谢谢你们耐心地听我唠叨完。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