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虚构

写出真实的句子

 
 
 

日志

 
 
关于我

80后生人,媒体人。

网易考拉推荐
 
 

记者的江湖和汪洋  

2005-11-17 22: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和李大人聊到一个采访,能大概讲到其中的人,利益,冲突,可能的阴谋,想象,曲折,他就兴奋,才会认为你已经在试图进入这个新闻了。其实天底下新闻背后的故事都很多,但是许多没有用心寻找的记者可能就把它停留到一个逻辑去解释,往往找不到故事就只能说理论,而如果深究下去,能找到这么琐碎的要素就会发现,理论是多么苍白,也是多么呆板,永远是那几个体系的东西,而现实是多么复杂因而充满吸引力。
   我记得我刚来三联的时候,李大人希望我学习的第一个能力就是把事情说得复杂些,当时我不理解,他举了个例,正如你从广州到北京工作,假如你后来成名了,你可能说是因为你觉得三联适合你,但是你绝对不会说,因为北京朋友多,因为这边工资的状况,因为女朋友想到这边甚至可能因为是在广州被抢包过怕了,种种都有可能,都是原因,但是你却可能只这么说。那么新闻假如是去报道你到北京来,要怎么做呢?照搬没有生气的那句空话?
  这句话影响我很大,我后来自己做题目多了更有感慨,理论只是一开始认识设置的方向,只是帮助你用一种方式深入进去,但绝对不是报道的全部,重要在于深入之后能发现什么东西。以前在新周刊的时候,我是过于虚妄的,常常喜欢用定义性的语言去判断我还没有调查的现实,现在我不得不感觉卑微,让我卑微的不是天底下有这么多的记者我只是其中一个,而是其实现实永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精彩而且离奇,它浩如烟海,我不得不恐惧。而我以前之所以写文章要用充满确定的逻辑性语言去套,在于,实际上我们对那个现实逃避了,要么没有力量把它找出来,要么根本不敢去寻找,所以设定了一套东西,然后硬往里面装,碰到不合适的信息,就削足适履,用一个干瘪的逻辑搪塞别人和自己。
  但后来我知道,削去的才是最精华的东西。如果所谓的深度报道只是反复去证实某个社会学观点,我想所谓的社会学是虚妄并且将因此死亡,而新闻也彻底变成一堆朽物而已,因为如果那样做的前提是把这些理论定为不变的东西也就是呆板的东西——这必然不可能有生命的,因为没有交流与颠覆。
  也因此我后来常常也会给朋友感慨,其实一个事实要一句话说死很简单,但要说活就不容易。而我觉得活的新闻才是好的新闻。
  这也是后来我常喜欢用的是阐释性或者疑问性的标题的原因,因为那样做只是划定了我思考的一个范围而不是框架,我后来甚至一度习惯导语几乎都是用疑问来串联,因为我知道,一个记者成功的不是他发现某个东西适合历史上或者理论上某种规律,而恰恰相反,他发现了多少异常的东西,一个事情的改变、整个世界的改变就是这些小细节构成的。相对一个世界的异常才是最应该捕捉的历史的足迹。
  那个东西是什么,我现在喜欢用江湖称呼它,所谓的江湖是,因为人是很细腻的动物,做一事有很多动因,而很多人加在一起就有更多的动因,再加上不可预测把握的境遇,所以一件事情背后该有多少的纠葛,这就是江湖,而描摹江湖的办法是,能找到那些有力量的一条条线,然后展开它,在你给予的思维空间里发现它的承接和异常——这就是我现在理解的报道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有心的人可能会注意到,在新周刊的时候我曾经以”一个人的恐怖主义“写了长沙公交车爆炸,而到三联之后我又以”一个人的恐怖主义“再写了福州公交车爆炸。这么做,其实就在于试图颠覆自己以前的做法。有兴趣的可以找到这两篇对比一下,或许我的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我现在却为此感觉到做报道的乐趣。探讨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