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虚构

写出真实的句子

 
 
 

日志

 
 
关于我

80后生人,媒体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刘翔埋单半个中国田径队  

2005-12-02 01: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钝者张同学前天才看到三联上我关于孙英杰和中国运动员收入的报道,兴致一来打电话问我每个人详细的工资。比如刘翔,他们到底多有钱?关于运动员收入的主要来源和分配的各个利益方我在《孙英杰:冠军背后的利益关系》都说过了,在博客上也贴出了完整版。因为字数太多和国家体育总局的坚持,专访田径中心主任的关于运动员工资的细帐最终没有完全发出来,今天就把完整版也贴上来。
   看过这个算法就知道,自称是蓝领的刘翔应该至少是白领,严格说是是小富,但绝不是大家想的超级大富豪。他的收入大概有两块,一个是工资,没有拿冠军的话他的工资加奖金是18万,拿了冠军又加18万,那就是年薪36万。而且他还有一部分,就是代言的广告和参加各大比赛的奖金。代言的广告三个,收入是按照他在没有成名前和体育总局签的比例分的,估计有30%,奖金应该是50万左右,而这些钱可能还要扣去到各地参加比赛的训练费用。而他已经是中国运动员收入最顶尖的一个了,大部分运动员没有广告代言,工资就在一个也1千多,确实是蓝领。
  中国的运动员收入比起国外是相对低比较多的,主要是我们国家形成了耗费了大量的投入就为了产生一个顶尖运动员的举国体制,所以当这个运动员产生后就需要为整个体制埋单。在这个体制下,刘翔的产生和经营不如说是中国田径投资的结果,而产品诞生之后,他需要为这个体制买单,事实上,中国田径队将近一半的训练费用来自刘翔成名带来的经济效益。
 
举国体制下田径发展的经济方式
——专访国家田管中心主任罗超毅
2002年刘翔出现在黄金联赛的时候可能没有人知道,当时去参加比赛的那些钱是国家田径管理中心顶着2500万的可能赤字硬掏出来的。说到底刘翔其实是中国田径的一次“风险投资”。“我们想的是,只有有成绩才有明星,有明星才有观众,有观众才有赞助,所以不惜‘砸锅卖铁‘都要支持,要不就只有死路一条。” 国家田管中心主任罗超毅博士对记者说。从2001世界锦标赛没有人进前三,总共就一个第四和第五再到2004雅典奥运会的两块金牌,中国田管中心主任罗超毅博士还记得,2002年1月原本主持兴奋剂检查工作的他从体育总局调过来的时候, “整个国家队几乎散掉一样,名存实亡,就连一整套统一的服装都难配上,装配甚至比地方队伍都差”。而且当时“根本没有人想要打国际比赛,一来觉得竞争力不行,再来地方队伍觉得打好全运会最重要。”
 “要理解中国田径当时的问题和罗主任面对的困难,还是要回到这个体制。中国的体育地方和国家队其实并没有衔接的关系,地方队的训练经费运坐经费都是由地方政府拨的,评价地方体育官员政绩的是地方政府,地方官员的升职空间更多不是在国家体育总局的系统里,而是地方政府评价地方体育官员最重要的还是看全运动会。根据中国目前的这套体制,他连要调动地方的精锐人员到国家参赛都困难。也就是说,虽然国家总局是地方体育的监管单位,而不是主管单位。而罗主任作为国家体育总局下的管理中心,他们的任务是奥运会,地方体育部门根本对这不在乎,如果没有找到一条纽带拉动起地方,调动起地方,这个机制衔接不上,成绩就根本上不去。”林显鹏教授说。“而且实际上国家体育总局的钱是有限的,不一定比地方雄厚多少,我知道的,拨给田径管理中心一年就大概一千万,要用这点钱调动起全国的体育系统还是个难题。”
当时总局实施了一个办法连接上一条纽带——“取得奥运会冠军的选手也自动在该地方协会上加上一块全运会金牌。”在这个背景下,罗超毅主任也用一套经济方式终于启动了中国田径的发展。
《三联生活周刊》您能大概介绍一下,2002年2月1日刚上任的时候您面临的情况吗?
罗超毅:当时国家队名存实亡,基本没有队伍,宿舍也没有了,好的选手都在地方,没有可以抓在在手里可以打仗的部队。举国体制是中国成功的重要经验,而举国体制最核心的一点是,集中力量到国家队,集中到这一点,当时的中国田径失去了这种聚焦。当时甚至没有一个条件符合的训练基地。整个队伍成绩下滑比较厉害。比较典型的是2001世界田径锦标赛一个第四一个第五 总分9分,世界第33位。经费也特别紧张,我印象特别深刻, 2002年8月我上任的时候,我们到斯里兰卡去打比赛。当时运动员服装是国内小企业赞助的长的运动服装,斯里兰卡37、38度热得很,运动员没有短袖的衣服,长的又实在穿不了,想换一套整齐的短袖服装也不可能,整个队伍都是临时组建,从各个省市掉过来的,运动员有的穿蓝颜色有的穿红颜色,人家都是短袖衣服整整齐齐地出去,我们当时没有这个准备,第二天要出场了,火烧眉毛临时在斯里兰卡买了个短袖衫。要不当时怎么敢出场,这样一出去太狼狈了,再怎么说中国也是大国,这样太丢人了。也因为这种状况,中国田径整个没有士气,就觉得我打奥运整个能进去前八就很难很难。不要说争什么奖牌、进什么前三,大家更愿意打全运会,全运会还能拿冠军,但是当时有的全运会冠军到世界上去,连世界前20、30名都进不了,拿了前八又怎么样?没什么奖金没什么钱,所以宁愿打国内的比赛,宁愿打小的比赛,奖金还挺多的。
《三联生活周刊》当时您想出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呢?
罗超毅:我脑子也一团乱,从哪切入啊?困难太多了。不过冷静下来充分思考以后,我觉得首先要抓竞技体育,提高成绩。这有个逻辑链条,没有运动成绩老百姓不喜欢,你谈何普及谈何推广。过去田径冷冷清清没有人看,现在有个刘翔就开始让观众感兴趣了,没有名气没有运动明星没有人关注,企业也不会赞助。所以当务之急是拔尖子,抓成绩,把成绩提高,其他问题就好办了。也用不着说怎么做就能自然普及,老百姓感兴趣了,就有赞助,有赞助有经费了,有些事情就好办了。
所以我上来第一个看法就是抓队伍抓成绩。抓成绩直接落下来就是抓国家队。国家队的组建,其实当时有两种认识争议,一种认为你还搞这种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的,还这么国家大包大揽,是不是和市场经济想违背,应该放到各个省市,国家不应该大包大揽。在各个地方逐渐组社会化产业化。我当然认为第二种观点有它的道理,但是不是现在可以走得通,中国发展快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有一支强而有力的国家队。而且当时我分析,无论从哪个条件上讲,国家队的力量是最强的,在中国田径落后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没有国家的意志国家的力量,包括集中的经费投入,你哪个省能投入这么强。而且因为田径在国际上落后到这种状况后,田径在各个省也不是重点,投入也是非常有限的,管理力量上,国家有几十个人在管田径,我们管的程度,细化的程度绝对比一个省要强得多,省里面一个副主任管了若干个项目。对田径项目的认识和国际的接轨,他们肯定也不行的有限的。第三个,北京的医疗科研力量比地方强很多,国家的科研所在这,国家的重点实验室在这,以他们的经验来解决运动中的实际问题,比各个省来得清楚,我管过14年的科研,我太清楚了。田径不依靠科技不依靠科学是不行的,我把全部的运动员集合起来,也把全部的科学力量集合起来,全部科学训练科学管理,这是很重要的条件,任何省都不具备。2002年2月1日我刚上来的时候大家还在争论,2月6日我刚上任5天就跟大家说不要讨论就这么定了,在见老同志的会议上我就这么宣布了,

《三联生活周刊》:不过组建国家队训练要钱,科研要钱,出国去参加比赛要钱,当时照您此前的说法,连套整齐的服装都没有配备,经费上不紧张吗?
罗超毅:经费当然是紧张的,所以即使组建国家队不可能大包大揽,有的项目是在奥运会上可以有所建树的,争金夺牌或者进前八。有的项目的确是没有希望的,我就先放。我当时重点抓了十几个项目,如果要集中46个项目算算你就知道有多大的负担,每个项目集中三个人就100人,集中五个人就要230人,而且比如竞走、长跑它两三个人练不起来,一个气氛的问题,一般要十几个人,运动员要吃住、训练条件每项都要花钱。所以一部分要交到省里,让他们培养。同时在这些重点里,我又确定了重中之重。第一个就是高栏,当时刘翔还看不出有什么苗头,当时是有这么一个共同的认识,中国人要怎么拼绝对体能的项目我们拼不过人家,有一个突破点,就是体能要求很高,技术要求也很高,两个要求都很高的情况下就有机会了,高栏就是这样,让刘翔和参加高栏的选手比百米,他决定是后面的,但是有了栏架,技术成了很大的因素他就有戏,当时考虑的类似项目还有链球、跳远、三级跳、撑杆跳。另外一个是耐力型的长跑,是吃大苦耐大劳,我们中国人向来能吃苦,人家不练或者练不到那种程度。我就等于把所有力量归结到一起,然后再归结到一点,集中力量突破一点,我相信一点突破了,成绩上去了,赞助就来,一切就好办了。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我知道国家给你们下的目标是,运动水平要好,参赛项目要全。应该说当时的经费都不能满足重点运动员基本的生活训练费用,那地方运动员的积极性又要怎么调动呢?而且还有个持续性的问题,如果就抓着几个,后来没有人跟上也很成问题。
罗超毅:我当时有两个计划,一个是攻尖计划,一个叫攀登计划。攀登计划就是划分了几个梯次:可以进入世界全50名、40名、30名、8名、前三,一个个台阶,每进一个台阶我这边就有一笔资金跟进。只要一个地方的运动员,他的成绩能进如入当时世界排名的前50,我们就和地方签协议,通知他们某某已经进入我的攀登计划,我准备给他投入多少钱,他的训练经费,他的训练津贴,科研保障,我要给他多少钱,你们干不干,你们要干,好,我们签个协议,我们要共同保证这个投入,双方按照约定的比例,完了之后我还要检查,这样我投的钱加他投的钱就能比较好的保证攀登运动员计划的运作了。我这叫抛砖引玉。
对于地方我还可以强调一个心态,入选国家视野是个荣誉也是个机会,要是进入我的视野,我全国集训的时候免费,出国比赛重点选拔你,外国专家讲课的时候我可以抽你来听。我有很多条件给他吸引他,所以这样他就很高兴,愿意和你干。这样基本上地方和国家就能衔接就能配合,所有运动员都能找到位置,而且水平越高支持越大,只要进入前八就进入攻尖计划了。这就形成了一个系统。
对于运动员来讲,我有个具体的措施。进入前五十名,那你进入我第一关,那我给一千。50之外的可能就900、1000这样,进到40名我就给你两千或者两千五,进到30名就是三千或者三千五,进到10就有四千了,前三名可以达到五千。你要根据你的成绩来领我的奖金。我们制订很细的条款,你只要从五十名进入四十名,那明年你的钱就加到了多少,所以你就跑。很清楚一跑入那个成绩工资就涨上去了。攀登计划不是虚的,虚的不顶用的,我全部和奖金工资待遇和他出国的条件保持在一起。
教练也一样。我是怎么干,你给我拿到奥运会冠军,我每个月给你一万五,一年18万,银牌12万、铜牌10万,四到八名八万。2002年的时候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拿,但我告诉你,你只要拿了金牌,我一年18万给你,这就是你的训练津贴,运动员18万。但是我现在一个月2100,30块一天的驻队补贴,3000千,到全年年底我给你结算你成绩,好加加2000封底5000,一般1000,成绩不怎么样你就拿3000,到顶了,假如每个月5000,我欠你1万,从02年三月组队开始到雅典奥运会结束,我算有多少个月,现在我只给你5000,但是你只要雅典拿了冠军,从那个时候一开始,一个月一万,加在一起多少钱全部给你。但是我事先不给,所以有的拿三千有的拿三千五,有的甚至被扣掉。这些东西都是过程,你只要完成任务,你那一万五缺多少我给你补多少。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如果照这个计划,钱从哪里来啊?
罗超毅:当时只能是超前经营负债经营,当时我就这么拍下去,拍完之后你说不慌张是骗人的,根据我提出来的目标算,2块金牌、3——5块奖牌、10个项目进前八,20项目进决赛,37个项目达标进场,一块金牌运动员教练员总共36万,02到08年五年,2块金牌又要多少,银牌12万,多少教练多少运动员,还多少助理教练,助理教练拿70%,算一笔细帐,一算两千五百万。但是当时我的口袋空空的啊,我说没关系反正我先把这个政策出来,你们给我干,我去找钱,我就不信成绩上来了我们还找不到钱。事实上是必须这样啊,不干也不行,不干完不成任务。等死啊,出了成绩我砸锅卖铁我都会补上去,就这么干出来的!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还注意到,当时您还对国家队的一些组织形式修改了,比如不让国家队教练从地方抽调运动员?
罗超毅:这是我调动积极性的另一套方案。我总说国家队是一种建制,但同时也是一种机制。我抓在手里是实实在在的是国家队,这是建制。机制的意思是,它还是管理的重要手段。以前有些项目,国家队的教练会说山东有个好苗子,辽宁有个好苗子拉他进来,现在我不同意,你只能带你的队员来,一来这样做难度大,地方教练肯定不放,二来还可以让他们产生竞争。国家队教练是睡不着觉的,因为那山东辽宁甚至几个地方水平都差不多,都在打你都在挤你。要是把你调过来你就一家了,你就睡的安稳了,我就不让你调,弄不好你比赛输给地方队,你国家队没面子,一年365天不甘松懈,这就克服以前的情况,以前打完全运会休息两个月三个月,你敢休息两个月我至少敢休息一个半月,谁都可以不干,因为我只要打败你我就拿全国冠军,现在不一样,组建国家队以后,你四川辽宁不想要全国冠军吗?我知道你可能不想要奥运会冠军,但我知道你想要全国冠军,我选的国家队水平是当时相对高的,你想要这个冠军你就得打败他,而同时了,国家队教练和我签的责任状不是全国冠军,你拿了全国冠军完不成任务我还要罚你,所以他的任务要求很高,他拼命练,他水平上来那些盯着他的地方队也跟着要追,相互一刺激机制就活了。
《三联生活周刊》:不过我们也看到,当时您特别允许一些个别项目从地方队抽调人,比如女子中长跑,您当时就让王德现把刑慧娜从山东队调上来,这是为什么呢?地方怎么愿意呢?我们知道教练员的工资是和所带运动员成绩以及所取得的奖金挂钩的。
罗超毅:还是有特殊情况,因为当时2004年奥运会迫在眉睫,我们也知道如果要完成任务,就只能对有希望的项目要下最大的决心。我们通过竞争上来的教练,应该说本身至少有相当水平,而且我刚才说的国家有很多条件。所以我就特别允许竞走中长跑我再不下决心不行,关于地方和国家要怎么协调,首先要讲一个认识,国家利益是第一位的。第二国家有个政策,就在几年,你带出的运动员的奖金还是原来教练的,不是王德显,当时会有个科学的评估,规定这个奖金在一年还是两年之内奖金归原来教练的,然后随着时间再按照比例慢慢改变,所以我们亚运会、奥运会刑慧娜拿的冠军,她的前教练都有分奖金的。特殊的政策等于说奖金归地方,国家队的教练完成任务包括亚运动会竞走的时候,当时两个运动员上场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说,只要你们是第一第二名的话,,两个不要拼,我现场就说我第二名照样金牌对待,给你荣誉给你钱。不然就两个窝里斗,罚下去一个损失就很大,冠军6万银牌也6万。所以利益保证是很重要的。其实地方的利益没有损失,奖金运动员拿大头,教练员留一部分,地方留一部分,协会拿很少的。几家共同享受,是有分配的,协会拿得非常少的,就是百分十到十五。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可以说中国的田径在您的领导下有了根本性的改观,对于2008您有什么展望呢?
罗超毅:现在不敢说什么根本性改观,只是说改善了,这几年国家对我的支持也很大,而且因为成绩好,有明星了,开始有赞助了,我自己也能找到足够的钱。比如刘翔、刑慧娜都有吸引过广告,而北京国家马拉松这样的活动也能拉到不错的赞助。现在整个形势动起来了。2008的奥运,我们金牌上依然没有把握,以为尖子仍然就是这几个,但是我敢说的是,中国田径有了整体性的进步,我相信2008我们在许多项目上都会有突破的!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