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虚构

写出真实的句子

 
 
 

日志

 
 
关于我

80后生人,媒体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05年我的大盘点和小日子  

2005-12-12 0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新周刊大盘点,借着李宇春的粉丝团,看上去比任何一次都热闹。去年我就是做完新周刊的大盘点决定跳槽的,当时是一种恐慌——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没经历对社会重大事件其实没有亲身的体验和感受,就在那边狂妄地盘点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说多了我自己都慌了。
   所以我决定走。当时那个决定可以说很突兀——新周刊一直很呵护我,鼓励我,甚至让我这么一个刚来的小毛孩试着尝试策划新周刊年底这个重头菜,关于大盘点的方案也是提了一次又几次,他们也开始把我叫进封总的办公室,和令狐、坤坤、周老师、肖峰老师一起讨论要邀请谁来参加,奖要怎么评等等——新周刊正把机会给我,我却在杂志下厂那一天对他们说,我要走了。
   我因为自身的慌张不顾及他们对我的信任,还是要说声抱歉,感谢新周刊给我第一份工作并这么信任我,感谢愿意和我在沙发上一次次讨论选题的肖峰老师,感谢惧怕和我谈新闻但还是一次次被我揪住的周老师。要走的那一天,和封总、老拧最后打盘乒乓球,还是输,封总对我说,你要回来把我赢过来才行。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坤坤请我和楠楠、默默吃了最后一顿饭——我当时没告诉他们,我就要这么走了。
   我当时心里想的全是非到三联不可了,这是个很直接而且朴素的冲动,当时因为要做大盘点,自己对一年的热点事件其实都不熟悉,就把三联的网页打开,一整年一本本看,看到最后自己的恐慌更严重,而且觉得李大人领导下的三联社会记者确实写的好好,晚上想一整本的大盘点怎么做想自己虚妄的新闻理想想自己和别人的差距想自己没有积累却故作发言想到我这么做我的新闻必然会夭折,想到失眠——那是乐天的我第一次连续一周失眠,失眠到我不得不改变这种生活。
   多谢小然,她把我吹得很牛很牛然后介绍给当时我很欣赏的小猪,我偷着给小猪打电话,叫他帮我推荐,他要去苏州出差,最终把简历投到负责招人的梅姐那——当然也不忘帮我吹牛一下,其实他当时根本不看我的稿子。不过我当时还是越发焦虑,越发失眠,常常半夜拨通小然的电话(小然当时也辞职了,她却一直不让我知道,还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她。)小然一直给我打气,我在新闻周刊短短一个月结下深厚友谊的小小和木鱼也一直鼓励我。当时木鱼也投奔三联了,很牛的以第一篇报道就转正了,然后用那种自我贬低策略鼓励我——你看我比你笨我都能进.
   为了鼓励我,她们开始极尽各种办法刺激我,包括贬低广州——渲染广州的治安,说广州的压抑,还一直说,你看到北京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确实是这句话打动我,我是个需要朋友的人。木鱼和小小还说,如果你来北京,不管多早不管多冷我们都去接你。
   她们确实去接了,记得广州到北京的火车是早上7点左右到的,温度很低,她们却早早等在那边了——很感动,她们的脸冻得红通通的,木鱼还换了个蓬蓬的新发型。而且从没见过面的小猪竟然开着他心爱的马六来接我,所以我后来常吹牛,想当年我到北京的时候可风光了,新闻周刊资深美女记者和三联资深天才记者、新生代代表记者开车夹道欢迎,就算天再冷,也会感觉到北京的温暖的。当时有趣的是,虽然已经知道我年龄,小猪还是穿着一身很帅气的浅灰色西装,开着豪华的马六来接我,一见到我再看看自己,他自个都乐了,和他鲜明对比的,我穿着的是后来被主编抨击为“像北京青年报发行部穿的”那件红色外套。记得小小和木鱼坐在后坐也一直乐,偷偷瞄我一下在看小猪一下,然后就又狂笑。真是美好的回忆。
    等休息几天小猪领着我见李大人了,记得当时那紧张可激动啊,手心都攥出汗了,不夸张地说,当时他真是我的偶像。不过还好紧张不会让我说不出话,而会让我更话涝,在新周刊憋着半年想社会新闻怎么做,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吹牛了,细心、贴心的小猪为了帮我,还三不五时当作不在意晃过来插一句,对啊我觉得小蔡这个说得很好,然后再晃开。后半部分我干脆直接表达对李大人的崇拜之情,后来和我成为好朋友的梅姐都说“当时你这嘴巴甜的,谁都心软”,哈哈。所以终于,上苍啊终于,李大人很用力地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很开心,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跟我吧——像个江湖老大,我记得太清楚了,李大人本来就一种很老大哥的感觉,然后很坚毅地看着我,很坚毅地这么说,我当时幸福到都快脑充血了,天遂你愿望,和你的偶像你欣赏的人喜欢的单位一起生活!晚上他还拉着我说我请你吃饭,为你接风,我那个时候终于深深感受到没有见李大人之前小猪对李大人的形容词“铁血柔情”。
   然后李大人就开始手把手地交我的,记得第一个稿子,他简直是紧迫盯人,先是突然说小蔡,你看某某事情,找尽可能的材料看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侯给我说你的判断和思路,然后和我谈论思路,然后几乎是一个小时电话一个过来,你采访到谁了啊?你怎么判断啊?你是不是该考虑什么啊?我觉得很塌实很安全,我知道那叫手把手。小猪也不断给我提醒,从那次之后我落下的习惯,无论什么题目都想和小猪讨论,特别刚开始,没有头绪的时候都会找小猪求救。所以龙哥说小猪偏心不肯和别人交流,就肯帮我,当时我脸都红了。我确实麻烦小猪太多了。
 
 再后来的故事,就可以用我附上的三联封面串了,看这些封面比去年的这个时候看去年三联的封面感触更多,因为我在里面了,今天把这些封面往上帖,一张回忆一段,贴了足足一个小时.
  我第一次做三联封面是“13亿人口未富先老”,
封面的题目是主编从我在开会的时候给别人介绍我采访的东西的过程中摘下的,那次写得很惶恐,也很没有信心,但主编肯定——对我来说当时这个肯定特别重要。
大汉王朝的时候我转正的,
记得是李大人听到主编到美编那说把小蔡加到目录页,跑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然后叫我加油,其实之前主编就和李大人商量过了,我当时觉得自己终于成了自己喜欢的杂志的一部分了。
做“功夫的江湖”我去了少林寺,
 
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做的不好,王鸿谅的青城山让我知道,原来我还只会一种新闻的叙述方式,李大人当时几乎每期都会和我探讨,那时侯他对比的时候也告诉我,你思考力行但是捕捉材料的能力呈现材料的能力还不行,那期刚好是过年,回家的时候就研究自己这个问题,那期我觉得是自己很重要的一个台阶。
到“香烟政治”我去找储时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能叙述了,
能呈现表诉新闻了,开始知道叙述的节奏了,当然做的还不够好。
写“918”李大人更是和我探讨了材料的叙述能力和技巧,
记得他当时就在会议室的板上,把我们叫上,像上课一样给我没画结构图,紧接着李大人就开始把我往外推了,让我去做冯明昌,去试图锻炼突破能力,再来是现场,再来是专访——怎么去玩别人而不是去别人玩……这些都是技术问题了,留着以后的博客慢慢说。
   要收尾了,才发觉自己真是话涝,一回想就没完没了的,我真是个感伤狂,总喜欢回忆,希望你们不要厌烦才是,也希望我能把我的感动表达出来。我真的感谢我在2005年的日子,我真的喜欢我身边的这些朋友们。
   感谢你们感谢有这么一年。
 
2005年我的大盘点和小日子 - caichongda - 小知分子的新闻八卦2005年我的大盘点和小日子 - caichongda - 小知分子的新闻八卦
 
2005年我的大盘点和小日子 - caichongda - 小知分子的新闻八卦
2005年我的大盘点和小日子 - caichongda - 小知分子的新闻八卦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