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虚构

写出真实的句子

 
 
 

日志

 
 
关于我

80后生人,媒体人。

网易考拉推荐
 
 

是非窦唯——李大人上课之强力第二磅  

2006-05-22 17: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大人上课之
     是非窦唯
 
  三联要给窦唯的封面取个标题,我说:窦唯是非。所以,再说窦唯,只能颠倒一下。有什么关系呢?窦唯这两个字,现在如此之八(卦),把“八”字颠倒一下,还是“八”吧!当然,如果你把颠倒的“八”想象成圣杯,还有女性……什么的,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摇滚
  “人品坏才能崛起。”这话有点绝对,不过摇滚圈里当时确实流传着一种说法:戏果(泡妞)第一、药和酒第二、音乐在第三位。很多摇滚乐手傍着洋妞或是家境富裕的文艺女青年,谁有钱和谁在一起,并不会和长期一个人死磕。
台湾人张培仁来内地前,先给某乐队打电话,等他到了后发现乐队成员及其亲朋好友,在王府饭店开了总统套房,包了最大的宴会厅,打保龄球、花天酒地,已经花去五万块,那时的五万元什么概念?普通人的月收入不过一百多元。香港人李劲松给了某乐队25万元,请他们写歌,20万元花去后,一个音符也没写。奇怪的是,那时的圈子里以比穷为荣。吃饭时他们常说的是:“今天我从通州走过来的,从早上四点到现在,一天没吃饭。”可实际上,他们比一般人要有钱,只是这钱不沾手,拿了立刻挥霍完。签合约时,摇滚人摆出视钱财如粪土的架势,大手一挥随便签,等到录歌时他们要账的方法千奇百怪,诸如说很饿没力气排练、没钱租场地之类的理由。之前签的合约成了废纸,乐队怀疑公司隐瞒销量,“面孔”就认为自己的专辑在海外可以卖四、百万张,其实只有一、两万张。
方龙骧曾经签了某乐队,他们管他要三百万版税,方拒绝了,乐队拿着枪把他的屋子搬空,让他当场破产。提起这些事方龙骧笑嘻嘻的,大概自己也觉得像黑色幽默。最荒诞的事发生在大陆老板黄小茂身上,他的大地公司签了三杰中的某人,母带录完了,该人的版税也花完了。于是他提着两把斧头冲进公司,作势要砍众人,把母带又卖了一次。“乐队全这样,只是某些人实践得比较厉害。”
摇滚专辑在《中国火1》的时代确实销量很高,唐朝乐队的正版卖了50多万张,盗版有一百万张;黑豹正版就有一百万张,也难怪乐队认为钱都被资本家赚走了。当年的版税很低,公司每张提取两毛钱,再从中抽20%给乐队,唱片一般保底是三、五十万张,从版税上是收不到多少钱的。乐队成员每人每月可以领到800—1000元的工资,在那时还是高薪阶层。台湾人的待遇还好些,日本人、新加坡人某次拿了10万美金出专辑,被乐队拿了钱闪人,哭笑不得。唱片公司也曾想过诉诸法律,但当他们打过一次官司后,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黑豹”的专辑盗版猖獗,滚石公司花了30多万诉讼费打这个官司,法院判给他们的赔偿金是三万元。
大陆乐队和跨国财团为什么会有如此深的敌视呢?方龙骧解释说,80年代人的疯狂多半因为钱,改革开放的速度加快,他们发现原来全世界有这么多财富,资本主义这么有钱,和教科书里讲的完全不一样,一下子就崩溃了。他们那时提出的口号就是“均贫富,让台湾人把我们的钱给我们吐出来”,现在80后出生的乐队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

 这是我同事孟静写的,实在太精彩了,忍不住,拷过来,一字不改。什么叫底层?什么叫弱势群体?这群人的行径,其实给予了最精彩的界定。当然,你不一定这么看。
 资本,或者资本代言人的角色的这般观察,自然阅读者可以从叙述者的身份来分析他们拥有的偏见。那个叫福柯,还有叫萨义德的,就是从这个起点出发来发现权力与后殖民话语的。我承认他们的发现很精彩,但这个精彩本身是否阻碍了我们对资本方描述对象的认知呢?这样说有点绕,这是一点可笑的虚荣,给点学问,吓吓你。
 所以,放弃过度诠释,我们仍然回到被描述的对象身上来。那群摇滚青年,竟是如此行径?他们合乎你的想象吗?
 我不想要你的答案,我是提问者:这群摇滚青年给你的印象,你会如何去想象那个叫窦唯的家伙?
 
王菲
  一位参与过“刘嘉玲事件”中的香港记者这样描述过当时的窦唯:“我在窦唯和王菲家门口足足等了两星期。……窦唯也很狡猾,他出来后会绕着住所跑一圈,看有多少记者。最后一天晚上,我一直跟他到华侨大厦。那天他有点急了,走过来对我说,你这个老头子,整天跟着我干什么?说话很不客气。我决定刺激他一下。我说,你也不出名,没什么名堂,我跟着你还不是看在王菲的份上。香港600万人,台湾2300万人,都认识王菲,没有人认识你!这一招真灵了,窦唯开始对我们说话,两个星期以来我终于做出了稿子。”
 这也是拷过来的,是我同事马戎戎找到的材料。
 高龄产妇王菲,这回是会生儿子,还是女儿?先别急着撇嘴,说这事跟你没关系。如果报纸的头版,还有电视的画面,就是这个,打个赌,你的眼神会不会停留几秒钟?电视摇控器决定那个频道停留下来,一般的结论就是7秒钟。用传媒研究者的术语,这个信息会不会是你的记忆点?而且现在中国媒体的专业化程度已经不低了,知道主要信息/次要信息/辅助信息……窦唯算什么?辅助信息的级别,多少还排得上吧。
 窦唯,如果说有什么无可摆脱的符号,摇滚可能算一个,王菲也应当算一个。
 
媒体
 这个故事我无法用仿宋体来拷贝了,它是我听来的。
 说东北一个记者跟窦唯打电话,来参加我们的堂会吧!什么?不来!明天你上网看看!
 三联的记者打电话去问这个记者,有没有这段旧事。对方很傲然:找我的律师吧!
 如何?搜索一下你记忆里那些黑帮片,这些台词不会陌生吧。所以,究竟是生活在摹仿艺术,还是艺术在描摹生活,未必那么容易有答案呢。
 或者,你仍可从这个片断来判断“八”媒体与“八”记者。不过,你的结论就那么可靠?
 
错误
 我们都是人,上帝说,因此,你们都会犯错误。
 在很多时候,我们特别容易犯错误。比如面对窦唯,摇滚青年/王菲前夫……这两个标志性符号,以及这些符号所包含的我们的点滴/片断信息构成的偏见,甭听窦唯如何解释,我们都可能误解。所以,这是我们都可能的错误。
 好玩的是,这些错误被商业社会的媒体大规模的生产出来了。
 别急,我还没有开始指责媒体。八记者,尤其是原教旨主义者的八记者最经典的解释是:大众需要这些八卦啊!一脸无辜。“你们不需要,那些明星请我去,我都不去呢!”好,有骨气!这当然可能是事实。我还可以提供媒体存在的基本理由之一——也是媒体研究者的狗屁理论:受众至上。卖消息跟卖猪下水一样,卖得越多越赚钱啊。只不过,媒体从业者有文化,他们不用猪下水的形容,而是其他大词。
 所以,三段论,媒体是由人构成的,人会犯错误,媒体也会犯错误。
 那么,故事至此——大家都会犯错误——就结束了?
 不是。
 个别/差异性,在窦先生烧车事件里,表现的如此充分。而这种差异,恰恰是我们可以逻辑的起点呢。
 其一、窦唯真的在我们已经形成的价值观体系之内吗?一般而言,在我们正在形成的主流意识形态里,成功,不再是一个激励,而是一个标尺。你有钱吗?多少?在有着王菲前夫这个背景下,这个问题是如此真实,也同样是如此残酷。一个好公民,一定是一个成功者(有钱人)吗?指责大众,有着非常装丫挺的,那些学者经常就这么干,在这个过程中享受自己的成功。但是,面对这个事件,我们或许可以提出这个问题。我们是容易犯错,这个错误,简单地说,可以把上面种种偏见全部包含进来——因为我们是大多数。可是,大多数,就一定正确。那句话怎么说:多数人的暴政。
 其二、那个记者。窦唯/媒体——如果这层冲突真实存在,那么如果空泛地讨论所谓受众,所谓时代……是多么地狗屁。你无限深情地表达你的爱情多么地真挚,但我有一个最简单地问题:它(爱情)是怎么开始的。这个事件,同样啊。那个记者,是一般意义上的八媒体八记者的八原则,还是特殊的?我没有答案。好像也没有乐意提供给我答案。所以,你能否告诉我,这个具体的冲突,烧车事件,是怎么开始?
 
业务学习
 我们如此容易犯错,这已经是一种我们无可逃避的宿命了。我真实的问题是:我们有可能的救赎之途吗?媒体有超越自身的可能吗?
 唉,我不要那些诸如正义/良知之类的大词。那是你的内心,别人永远无法得窥。我想知道的是,多数决定了我们,决定了商业,决定了媒体的发布取向……但这种种之间,有没有可能有点点自省?从业务学习的角度观察,我们有没有可能穿越自我的、或许还没有如香港记者那般坚固的价值观,去发现那个叫窦唯的家伙的真实。
 不要误解,我不是希望你去找那些拥趸,那些听过两首歌曲,见过一面就抱定“这段爱情(爱窦唯之情)多么真挚”——他们已经在自己的博客里过度抒情了。他们是另外一种遮蔽。你能不能告诉我:窦唯见不见他的两个女儿,这两个有着年龄差别的小女孩,她们在一起玩吗?她们最初的偶像是爹地还是妈咪?当然是那个爹地——窦爹地,还是李爹地。
 这是不八,这是了解与理解的开始。甚至,即使从八开始,你也可能成佛,达到接近可能真实的彼岸。
 媒体从业者有这种可能吗?
 最后,再吓吓你,如果你选择这条道路,你也可能成为现在的窦唯哟。

 
  评论这张
 
阅读(5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